追蹤
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旁觀他人痛苦的「血鑽石」

編劇套用一貫的好萊塢模式,塑造出一個有良知的機伶女記者、一個為了家庭而殺出重圍的被剝削者、一個良心發現的「類英雄」浪子,以及利慾薰心的奸商與無惡不涉的軍閥。這些都是戲劇必要的芭樂元素,當然湊在一起就成了最不需要用太多腦力就能夠分辨黑白的芭樂電影。

或許是這個議題牽涉的層面太廣也太敏感,所以許多對話或橋段,包括媒體對於非洲災禍的報導或是叛軍為建國的暴行作為,都像是蚊子繞在耳旁、停在皮膚表面,不痛不癢,只有隱隱的嗡嗡聲,揮一揮手,一滴血也少不了。太過戲劇化,簡言之,就是太「假」。

然後在大家忙著散場尿遁的片尾單打上「非洲至今仍有二十多萬名的童兵」、「應該避免買衝突鑽石」等等字眼,看不出來究竟有沒有辦法要求任何人為此進一步做些什麼,而且打在散場時的片尾,只聽到為李奧納多流淚抽鼻水的觀眾說李先生演的多好多少,整‧個‧只‧不‧過‧是‧一‧齣‧戲。在我眼裡看來,不過是鑽石商利用來漂白自己的宣傳反廣告,更是要我們掏錢買票以旁觀他人痛苦的一部Bloody Diamond罷了。

反觀由義大利外交部發起、為贊助「聯合國兒童基金會」與「世界糧食組織」所拍攝的慈善短片集電影「被遺忘的天使(All the Invisible Children)」,其中的「湯札(Tanza)」即是描述非洲內戰造成許多人民流離失所,有些失去父母與庇祐的孤童,不得不拾起槍桿,為了奪回曾經屬於他們的家而殺人或是被殺,殺戮卻也因此不斷重演。

在一場游擊戰中喪生的孩子,大概還不到十歲吧,伴在他身旁的是貼著足球金童羅那杜貼紙的槍桿,還有一句「我其實很害怕」的遺言。當湯札奉命到(他們認定的敵營)學校教室內安裝定時炸彈時,黑板上恰好寫著「我的國家是AAA,首都是AAA」等等,湯札則提起粉筆寫下他的「我的國家是BBB,首都是BBB」,然後坐在教室裡,淚眼枕在定時炸彈上,等待回家的夢能夠成真。

從我去年看到的「盧安達飯店(Hotel Rwanda)」、「疑雲殺機(The Constant Gardener)」到「被遺忘的天使」與「血鑽石」,非洲有太多的憾事,都是發生中的事實,也是我們必須面對與深思反省的事情。我贊成以戲劇、電影作為媒介引導民眾了解這些事實,但是當「血鑽石」以失真的劇情來賺人熱淚的同時,除了讓觀眾握著戴有鑽戒的手來捫心自問外,是不是能夠遏止惡性循環的事情繼續發生?

有買賣就會有殺戮,有殺戮就會有題材。「血鑽石」藉「消費者良知」來雙重剝削非洲與觀眾的做法,令我相當失望。在等待獨立公正的鑽石來源追蹤與驗證機制出現前,我更期待有個監督機制來控管這些以他人痛苦為素材來作為商業使用的產業。

不知者無過。最後只希望有能力購買或穿戴鑽石的人,也有掏錢援助非洲的心力。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