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政治不能凌駕人性

我眼中的第一幕,是飾演代號HGW XX/7Ulrich Mühe張著洞穿人心的眼睛,以生硬冰冷、不帶感情的口吻審問代號XXX的嫌疑犯,穿插他在東德國安局﹝俗稱STASI, 縮寫MFS, Das Ministerium für Staatssicherheit﹞的警察學校教導學生的片段。當學生問到「人性」的問題時,HGW精準簡短只表示「獲得情報才是重點,而『人性』只是拿來做為施壓嫌犯的手段」,然後慣性地在他的點名簿上註記了這名發問的學生。 

HGW
的同學,一個已然跨上更高位階的小官Grubitz,為了爭取政治圈更核心的地位,請他幫忙監視劇作家Georg Dreyman,查查他是不是真的「乾淨」。當HGW看到Dreyman的愛人同志Christa,一位才華美貌兼備的女演員,「心動」是他親手接下「勇士計畫」的動機,而料想不到的,Christa的美貌才是高層的動機。

沒日沒夜、鋪天蓋地的監控緊接而來。勇士﹝Georg﹞與女伶﹝Christa﹞的家中原本是當時東德藝術家、作家等人的言論自由庇護所,他們批評時政、關心社會與朋友,當Georg最在意的導演朋友Albert Jerska因失意而自殺時,他拾起Albert送給他做為生日禮物的「獻給好人的奏鳴曲﹝Die Sonate vom Guten Menschen﹞」鋼琴譜,彈出來的樂音深深烙進正在竊聽的HGW的心裡,流下來又是另一種「心動」的眼淚。

 「音樂真的能感動人嗎?我的意思是,當用心聆聽過如此美的音樂的人,真的不會感動嗎?」

 我回想到因為工作關係而開始接觸了解的謝長廷,他在台北市長競選期間常常提到「政治不能夠凌駕人性」,任何事物回歸到「真」,之後會看到的就是「善」與「美」,那就是感動人的因素。隨著他的行程四處跑,一次讓我相當深刻的一場活動,是有次健力選手謝宗廷要來拜訪謝長廷,為了辦個小小的新聞活動,我花點時間做功課,發現謝長廷為了鼓勵這些默默耕耘的運動員,每週都花一點時間陪他們運動聊天。

 一個市長日理萬機,有時候連留給家人的時間都不夠,但是他卻藉著運動的時間陪這些運動員、鼓勵他們,甚至自掏腰包補助他們念書生活,一直到現在都沒間斷過。雖然謝長廷笑說謝宗廷現在贏得的獎牌獎金能夠養活自己,不用他繼續捐錢補助了,但是我想那天他的開心點是孩子們終於贏得的掌聲與認同。從他們彼此之間的交談眼神中看得出來,那段每週一起運動的時間就是兩人最親近的時刻,可以獨佔一個城市大家長的時間,可以想見自己是有多麼重要。那個貼心的「真」讓我看到了「善」與「美」,當然也感動了我。

 藝術創作在政治人物左右下生存,有的潛沉,有的獲得青睞而大獲發展。當Christa為了表演機會委屈跟大官陪睡時;當真正愛國且希望自己國家能夠面對錯誤的Georg寫下針砭國政的文章時,「聽見」ChristaGeorg真善美且深入在他們生活中的HGW XX/7從旁默默地協助他們,回歸到最初、最真、HGW XX/7認識的GeorgChrista,就算最後被貶到底層當拆信工,他宛如鐵鑄的臉孔也沒露出過任何一絲後悔。
 當政治力想要駕馭人性時,人性往往能夠戰勝政治,回歸到真實,所以憤怒能夠作為一種政治訴求,倫理道德能夠成為社會量尺,感動也會化成不同形式,是感謝一曲動心的奏鳴曲,是一本寫出自己的小說,或是這部讓我看到人性真、善、美的電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