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短篇小說─電梯(1998)

「小馬,小馬!」丹輕輕搖晃,在我耳邊廝磨,我老早就知道同樣的事情會在星期五早上上演,因此我也偷眠似地沉在他的胸口,一整個早晨都沒課真好!
在陽光還沒背我們而去前還是得醒來,丹已經煮好咖啡等我自己起來。我用近視三百度的眼睛望向他,注意到桌上本來硬直直的蠟燭已經融軟攤在桌上。
「吃吧!」丹指了指桌上的吐司,那是我們昨晚到7-11買的,伴著濃濃的咖啡香,我慢慢地爬向他,忽略了已然褪到腿外的被單。
********************************************************************************************
該是出門活動的時候。
要電梯從一樓慢慢爬上來,這個等待時間對我而言實在太難熬。我模糊地看著這個站在我面前只高我幾公分的大男孩,手不能自主地往他的手伸過去,但,這是不行的。
丹握了我的手隨即甩開轉身看著我。
我知道,不行的。
電梯終於到了,我們在到六樓前都是沉默地收拾心情,而電梯內明亮的鏡子似乎會映出我們昨夜做過了什麼事情。
過了六樓,這個白天的話題才會開始。
「晚上我要打工,你......」
「我有空再去找你。」戴上了眼鏡,我說話就容易多了。
電梯門一開,再過兩個門,就是兩個人的世界了。
一樓可以看到的是完全的因天,和我們共處的高樓不同,我想要的陽光少了許多。
********************************************************************************************
分頭走了幾步,我撐起了黑色的傘,往我所謂的女友的住處走去,星期三就已經約好要一起吃飯。
我想我的心情已經調整好了,所以口中哼的曲調還算輕鬆;昨天的那曲子像呼吸一樣在胸口起伏,很驚訝自己的心跳並不是那麼快速,我已經漸漸習慣了。
就快到了,遠遠就看到她在門口等我,我說了聲嗨,摟著她的肩往前不遠的小吃店走去。
「快畫完了嗎?」
「嗯。」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我昨夜是和丹在討論功課的。
「你每次和丹做完作業都好像很累似的,建築系的功課都很重喔?」
「嗯。」我大口喝湯,今天真的有點冷。
「好吃嗎?」她撐著原本就很大的眼睛看著我,我哼了一聲將所有的湯喝完。
「快吃,我等下還有課。」
「喔。好不好吃嘛?」
「嗯。快!」
********************************************************************************************
我總是很害怕剛進教室會面對的眼光;我應該不用怕的,不過這些眼光似乎會看透我,知道些什麼。
同學間的寒喧都是在設計圖上打轉。我的圖......嗯,昨天畫好的,還可以,畫到三點多,嗯,嗯,嗯......
丹總是坐在我的右邊,我們算是同一組的,在教室的話題也都是設計概念、Frank Gehry的作品、和一些女孩子等等。現在是白天。
老師呼嚕嚕地上完課,今天的下午就這麼結束了。丹趕著在他打工前吃頓飯,其他的同學也回家的回家,約會的約會;我則回到我自己的住處,一個人泡麵吃。
今天的夜晚也是令人期待的,再過兩個小時我就可以看到丹了,該先洗個澡才是。
我拉下窗簾,脫光我身上所有的,在鏡中看著自己曾經被丹撫摸過的每個地方;我順著他的步驟一一撫慰自己;回想昨夜種種,我快暈了,一種幸福的感覺如片輕飛的羽毛,浮載我的軀體到無垠的天空,一波波折浪迴轉,緩緩緩緩,突然急速加快,我的靈魂被拋在空氣中,沐浴乳像溶化的奶油混著我的呼吸流入了排水孔。
********************************************************************************************
叮咚一聲,丹看了我一眼隨即招呼其他客人,我暖心地轉往書籍區翻看雜誌;再沒多久就會有人和他交班了。
十點多近十一點是購買宵夜的高峰期,濕冷的天氣讓丹很忙,而在我身邊走過的人像我眼前翻過的一頁頁,短短時間我已經翻完三、四本雜誌了。
交班的人來了,我放下手邊的雜誌等丹幫他結束混亂的櫃檯工作,叮咚一聲,我們撐起兩把傘回丹的住處。
********************************************************************************************
坑洞的積水將路面反映得光亮,閃閃晃晃,和昨夜蒼白的燭光一樣模糊,我們迫不期待趕到那離天空更近的樓台。
通過了兩道門,就將兩個人的世界拉成一個。走進電梯,前六樓的時間很沉靜地帶過。
我摘下眼鏡,電梯內的鏡子似乎照出我們的喜悅興奮。電梯載離我們的世界越近,我們的心跳就越一致。
電梯門一開,丹牽著我的手走離門外的世界,他從不在這時候開燈,只用窗外微弱的光點亮新的蠟燭。
丹褪下衣褲再度滑進我暖暖等待他的被窩,光點微弱地在桌上隨窗外吹來的風晃動,在我們貼近的身體看來像是喘息的節奏。
被單內和水混著急促的呼吸聲,我又將靈魂拋在空氣中,我暈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