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麵包情人》─「都會」、「愛」、「情」、「偶像」、「劇」

 歷經13年的時間、來去台灣與菲律賓的距離,紀錄片工作者李靖惠導演將《麵包情人》作為《家國四部曲》紀錄片系列的終曲,而這部影片更挾帶著強烈的爆發力,在國際影展中大放異彩。我還沒有機會看過前面三部曲,所以無法作連結,但從《麵包情人》還是能夠探討單獨「家」與「國」字面上的意義。

 

不免俗地,咱們先來談「偶像」好了。片中的主角是幾位從菲律賓到台灣的移住勞工(移工),主要工作是在台北都會的小型養護中心照顧老人的起居。角色鮮明、敢愛敢恨的Baby,會在病床旁為阿公阿嬤唱歌跳舞,也會為工時調度問題和同事小吵架;個性溫順且傳統的Lolita,除了照顧老人外,也一併照顧他人探病帶來的小花小草;還有幾位較年輕的Marlyne,Arlene與Ornie。這些主角共同身分是為了養家而出國工作的母親,懷著對台灣的美好印象與未來的憧憬而來,移住在大都會台北城,天天可以從陽台眺望101大樓,門外更是車水馬龍,但除了到即將打烊的麵包店領取免費麵包外,主角們就像灰姑娘一樣,在養護中心不停地工作著。在只有工作和睡覺的孤單時空中,灰姑娘們將一張張信紙與鈔票化作愛,以維繫隔著巴士海峽的親情。

 

遠在家鄉不知道母親做著什麼工作的孩子,在看過李靖惠導演帶去播放的影片之後,將母親當做了「偶像」;而無法像她們24小時隨時待命、把屎把尿照顧自己阿公阿嬤的導演,透過鏡頭紀錄,成了我們眼中的「偶像」。

 

Lolita是在照顧阿公阿嬤時的體驗,或是為小花小草澆水時萌發出的覺悟,她完成了供給孩子念完大學的責任,結束契約回到故鄉,成了嚴厲的大家長,督促孩子工作以成就一個互相扶持的「家」;Baby認為賺到一個房子就有自己的「家」,但遠距離與時間的分離,讓她和先生有了感情上的嫌隙,當Baby無法在母親過世時隨伺在側的後悔眼淚,對照養護中心無人探望的老人眼淚,「家」究竟是什麼模樣與想像?

 

而我們又對於他「國」有什麼想像?台灣在世界上定位自己為「Heart of Asia」,我們關注美國、歐洲政經情勢;我們與日本、韓國相互競爭學習;我們努力與中國親近,叫「內地」像叫「內人」一樣甜蜜;我們以為台灣已經擁有了全世界。我們努力往北方發展,彷彿遠離了南方就等同遠離了炙熱的陽光,以為白皙的肌膚,就算是高人一等。對於東南亞的菲律賓、印尼、越南、泰國等鄰國,我們不認識也不想去了解,媒體單一個案放大的報導成了一般人對於他國的想像甚至偏見。影片中的僱主其中一段訪談說「我換掉了三個菲律賓人,換成印尼、越南和中國人,這樣他們就不會『搞怪』。就像民進黨和國民黨一樣都要『制衡』。」說明了他對「他國」的看法與想像;當與包括台灣等不同國籍的移工一同吃飯聊天時,因為他們站在同一個立場,有機會互相認識與了解,因此產生了另一種「國」與「國」之間的和諧關係。

 

13年的影像紀錄了不只是這些主角們的心路歷程,更間接探觸到移工人權、老人長期照顧與安養等重大議題,同時見證了導演與移工們互相了解與扶持的友情。當Baby和Lolita跟導演說「等你老了,我們可以照顧你」,也為這部影片添了令人熱血感動的元素。

 

誠摯推薦這部不是大家想像中的「都會愛情偶像劇」─《麵包情人》。

 

《麵包情人》臉書:http://www.facebook.com/Money.and.Honey

               部落格:http://moneyandhoney.pixnet.net/blog


老實說,剛聽到片名《麵包情人》(Money and Honey) 時,我以為這又是部「都會愛情偶像劇」,然也的確,因為這是「在都會發生的」、「愛與親情」、以及幾位符合國語日報辭典「新好女人」定義(以家庭為生活重心、愛慕先生、照顧子女,盡力維持婚姻生活的美滿和諧) 的「偶像」故事,只不過不同於「劇」,這是一部真實的紀錄片。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老實說,剛聽到片名《麵包情人》(Money and Honey) 時,我以為這又是部「都會愛情偶像劇」,然也的確,因為這是「在都會發生的」、「愛與親情」、以及幾位符合國語日報辭典「新好女人」定義(以家庭為生活重心、愛慕先生、照顧子女,盡力維持婚姻生活的美滿和諧) 的「偶像」故事,只不過不同於「劇」,這是一部真實的紀錄片。
" meta-author=""> 分享至facebook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