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37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2010MIFF《團圓》是勉強不來的

基於我個人情感上的問題,每回看影展我都會自動跳過中國電影,因為我超怕看到「統戰片」,擔心我會在電影院大喊「x你老母的」,影響其他觀眾。這回2010墨爾本電影節也是基於同樣立場選片,史老公倒是指著甫獲得柏林影展最佳劇本銀熊獎的中國導演王全安最新作品《團圓》(Apart Together),說跟台灣有關係,要我去看看。

我老實說,看到「團圓」這兩個字就讓我開始莫名發怒,但是這片子跟台灣老兵情感有關,我也想知道因國共內戰被迫分離而留在中國大陸的人,是怎麼看待這段歷史。

於是我劃好了場次,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跟一條可以圈住我嘴巴的大圍巾進了電影院。

民國38年隨國民黨到台灣的老兵(凌峰飾演),即便已經另外娶妻生子,想念的還是在中國的妻子玉娥(盧燕飾演)。他寫了一封信寄給玉娥,人也隨後踏上「返鄉之旅」,然而事隔多年,老兵即便返回日夜思念的故鄉卻也無法重新根定,更帶不走他最初最早的愛情。

難怪曾有人批評國民黨多年來撒下的「反共復國」謊,不斷灌輸老兵們隨時要攻打回去,造成老兵無法在台灣落地生根,只能揮舞著「中華民國流亡政府」的旗幟,等著返鄉與親人團圓的那天,等著等著,就過了六十年。而就算兩岸已經開放探親了,六十年之後的故土卻也不再是當初的家園,而是另一個國度。

或許國民黨真的想「返鄉」,但畢竟隨國民黨撤退到台灣的老兵只佔了台灣人口一小部分,要台灣跟中國團圓,還得問問全台灣的人吧?

面對終於返鄉的「親人」,盧家全體總動員煮了比過年還「澎湃」的宴席,巷口甚至還有成隊鄰居與小樂隊一同迎接,老盧甚至大手筆買了四隻活蟹要款待自遠方來的老兵,而老兵則想將畢生積蓄送給盧家,以交換帶走玉娥,相當荒唐,但是國民黨為了圓「反共復國」的謊,只好不斷以津貼補償這些殷殷期盼返鄉的老兵,造成台灣社會階級差距所衍生的問題,已經又是另外一章了。

 

但愛情或親情可以金錢交易衡量嗎?

老兵與玉娥的兒子,卻怎麼也不認這個父親,即便老兵要留錢給兒子成家立業,兒子怎麼都不肯收,只淡淡說「你跟我無關」。這是歷史的其中一個悲劇,時間與距離就像一把刀將親情給切離了。

嘆愛情還是歷久彌新。玉娥陪老兵行走老地方,在當時兩人私奔的旅館中想起當晚隔壁傳來的歌聲,言談中流露出當時如果的無奈。當老兵開口探問可否帶走玉娥時,老盧嘴巴說「願意讓玉娥幸福」,卻不自覺喝多了酒與人爭執而中風。老兵看到玉娥照顧老盧的樣子,玉娥聽到老兵提起他在台灣的妻子的嫉妒神情,一切盡在不言中。

外孫女看著在遊覽車上沉睡中的外婆與老兵緊握的手,於是決定與男友結婚,只不過還得先等男友在美國闖蕩兩年後回來。為外孫女著急的玉娥外婆說等兩年可能什麼都變了時,外孫女俏皮地頂回說「你都等了六十年了」,或許心裡想著「若是真有愛情,等待也沒什麼關係」。

王全安也將焦點放在開發不斷的上海家園,在遊覽車小姐不斷介紹下,上海處處都是與世界比高的地標,但為了這些所謂的「世界競爭力」,老盧一家不得不從老家搬遷到公寓大樓,雖然看得到黃浦江,但玉娥卻嘆說「過了一年,眼前就會多了一面牆給擋了」。而當初街頭巷尾都互相認識的喧鬧,在搬到大樓入住後,冷漠駁白的新牆卻占了最大空間,就連孩子們也都嫌遠,沒有人願意返家與兩老團圓。

換了時、地,團圓不只是一場夢,更是一場空。

勉強不來的。

 

註:許久不見的凌峰,在片中唱起歌來依然虎虎生風,他那段返鄉之歌更是把老兵們的思鄉之情給唱到心坎裡(我個人猜想),而且我最沒想到凌峰原來是有頭髮的(),我從小到大只記得他的大光頭呀......扮演老妻的盧燕更是驚人,原來已經八十多歲了,人美嗓子甜,難怪令老兵朝思暮想......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