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阿公牽阿嬤回家了。

看起來很有威嚴的阿公,在我國小三年級的時候因為心臟病的關係辭世。

我對阿公印象不深,但因為小時候眼睛跟阿公一樣一邊單眼皮一邊雙眼皮,老被長輩說有「阿公臉」說到生莫名的氣,拒絕阿公生前最後一次說要抱抱我的願望。十歲的小女生為此相當自責,在阿公告別式大哭,堂姊們還等忙著安慰我。

阿公離開了,長輩們怕阿嬤一個人住在萬大太孤單,就叫我們這些孫子們輪流去陪阿嬤住。

我還記得我都是挨著阿嬤身旁,睡在阿公的床位上。

第一個住在山上的暑假,某個夜晚我夢到阿公,穿著黑色的呢料大衣、戴著紳士帽來找我。我忘記我有沒有跟阿公說對不起,不該發小學生的臭脾氣,但只是記得高大的阿公摸摸我的頭說「芬仔要乖、要認真讀書喔。」然後我就醒了。後來跟爸媽講的時候,爸跟我說阿公去做仙了,會看顧我們、保護我們平安長大。

不過我小學三年級就開始翹課、偷錢去玩樂。有次被我爸K的時候,我居然膽敢大喊「阿公救我」,被我爸K得更慘,他說阿公不會高興有這種壞孫女。後來不知道是我有學乖還是阿公有保祐,總之還是平平安安長大了。

記得那時候跟阿嬤住在萬大發電廠的日式宿舍,過得很悠哉。早起吃完早餐就跟阿嬤去散步,不是去拜山頂上的土地公廟,就是去電廠旁的溪底走走,中午阿嬤會煮飯等姑姑回家吃午餐,下午姑姑再回去電廠上班的時候,阿嬤就會開始「放送」一些日文老歌,看看報紙,我就在一旁自己玩撲克牌,晚點阿嬤再來準備燒洗澡水跟煮晚餐,吃完飯、洗個澡,看個電視,一天就這麼過去了。

後來我們這些孫兒都長大、出門念書賺錢了,阿嬤也搬到埔里跟阿伯住,忘記是哪一年,阿嬤生了場大病,發燒躺在床上好幾天,家人們只好從外地回來埔里,就怕隨時得準備處理後事。正當大家安安靜靜吃完晚餐的時候,阿嬤突然醒來走下樓大喊肚子餓,所有李媽媽們趕緊到廚房張羅給阿嬤吃飯,記得阿嬤還吃了兩大碗飯!

大家暫時安了心,孫女們就陪阿嬤在房間聊天。阿嬤說她不知道睡了多久,不過做了場夢,夢到阿公從地底走出來,阿嬤哭著說身體不舒服,要阿公帶她走。阿公跟阿嬤說孩孫們都需要她,要她堅強,然後牽著阿嬤的手說帶她去看醫生﹝去看醫生的那個診所還是以前萬大電廠的小診所﹞,阿嬤吃了一包藥後就好了,阿公再勸阿嬤堅強活著,然後就走回地底,阿嬤於是流著眼淚醒了過來。

過了這些年後,阿嬤因為在山上散步跌倒,後來慢慢地因腦出血住進了醫院與療養院,之後不醒人事過了一段日子。我爸媽每天都會輪流上下午去看阿嬤,放些昭和時期的日本演歌給她聽、為她按摩、跟她報告家裡最新情況,所以阿嬤躺了這麼久,都沒有褥瘡,皮膚也保持光澤亮麗。

阿嬤年歲已高、躺在療養院的時間也久了,大家說實在也都有心理準備。葬儀社、火葬什麼的都評估過了,只是還缺一張適合的遺照。

這陣子颱風多,二姑姑多了點時間在萬大宿舍整理東西,翻到一張阿公跟阿嬤二十幾年前兩人在相館合拍的照片,用個卡片夾著還有底片在,那張照片正巧也是阿公的遺照。姑姑覺得阿嬤拍得很漂亮,所以拿給大家看,大家也覺得很適合。

那天是10月17日周五,18日周六醫院就打來要我們接阿嬤回家準備後事了。

接阿嬤回來後,媽媽的慈濟大隊就來為阿嬤唸經唸了八個小時non stop。

19日周日早上七點半,阿嬤就離世了。

遠在澳洲墨爾本的我,那個周五晚上跟朋友吃飯聊天,因為朋友在醫院當社工,我就聊到阿嬤,史老公很不識相說阿嬤已經過世了,被我罵烏鴉嘴,但是我自己也坦誠希望她可以快點離開身體的病痛,希望阿公可以接她走。

周六就接到我爸寫來的信,當然我又情緒激動罵史老公跟自己一頓。

周日上午阿嬤走了,我很難過,不過也很高興阿嬤終於可以再跟阿公相聚。

20日周一上午我五分鐘內就訂好機票,27日趕回到埔里見到阿嬤的遺容,陪她走最後一程。

阿嬤陪我們這些孩孫們長大,我們學到很多她自己可能都不是很在意到的事情,我們的爸爸、伯伯叔叔跟姑姑們,也會在他們的孩子身上看到阿嬤遺留下來的習慣或智慧,這讓還沒生孩子的我也想到將來我的小孩一定要跟我爸媽與其他長輩常常相處,他們會不知不覺在成長中學到一些寶貴的智慧。

再看一次阿嬤跟阿公的合照,阿嬤真的很幸福,一輩子有這樣就夠了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