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0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我敵人的敵人》一部馬英九不敢看的紀錄片

終戰後的正義進行曲


這部由電影《最後的蘇格蘭王》、曾獲得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的英國導演凱文麥唐納(Kevin Macdonald)挹注大量資金拍攝而成的紀錄片,光歷史照片、影片就佔了資金的大部分,可以說九十分鐘的紀錄片,一分鐘就將近花了66萬美金!但是看電影不是只在看投資價值或藝術性的,還得看看這部影片可能衍伸的歷史意義。

終戰後,各國紛紛拍攝了許多相關議題的電影,1946年有《大國民》大導奧森‧威爾斯(Orson Welles)自導自演的《陌生人》(The Stranger),即以納粹戰犯隱姓埋名閃躲戰犯獵人的追蹤為題材;陸陸續續還有許多,如最知名的《真善美》(The Sound of Music),也是描寫二戰期間納粹壓迫人民的故事。在終戰六十年後,二戰軸心國日本以小人物故事拍了《螢火蟲之墓》,描寫戰後末期的困苦,以及劇情片《Always幸福的三丁目》等,強調戰後鼓勵人心向上的重建故事;德國則有《竊聽風暴》(Das Lebend der Anderen)、二戰三部曲《帝國毀滅》(Der Untergang)、《英雄教育》(Napola)與《《白玫瑰》(Sophie Scholl - Die letzten Tage) 等影片,則強調戰爭期間的人性光輝,以及之後的轉型正義。


Klaus Barbie年輕時的照片


里昂屠夫的傳奇人生


一樣以二戰納粹為題材,《我敵人的敵人》則聚焦在有「里昂屠夫」(Butcher of Lyon) 惡名的蓋世太保(Gestapo)克勞斯‧巴比(Klaus Barbie)身上。巴比年輕時即投入希特勒青年團(Hitler Jugend, 簡稱 HJ)以及國家勞動服役訓練營(Reichsarbeitsdienst, 簡稱 RAD),接受武器使用、軍事策略、加強身體能力等訓練以及反猶太主義。巴比爭取表現獲得當時納粹黨員肯定,在1942年派到法國里昂,成為在地的蓋世太保領袖。

克勞斯‧巴比在里昂將他所學到的發揮到極致,殺害超過四千多人,包括44名猶太孤兒,以及法國的抗德英雄尚‧慕藍 (Jean Moulin),這就是「里昂屠夫」惡名的由來。德國戰敗後,巴比開始展開逃亡生涯,雖曾被英國緝捕到,還是成功脫逃,之後逃到美國接受CIA的徵召,以自己在歐洲的「線民」提供共產黨活動資訊為美國效勞。由於納粹獵人緊追不捨,巴比甚至在美國CIA的協助下,成功潛逃到南美洲,以克勞斯‧阿特曼(Klaus Altmann)之名取得玻利維亞國籍繼續生存。

切‧格瓦拉死之謎揭曉


巴比起初在玻利維亞安分守己,後來仍努力擠進該國軍政府,甚至在美國的支援下,協助軍方叛變,他還以自己的經驗傳授軍政府緝殺知名共產主義英雄切‧格瓦拉(Ernesto Che Guevara),並深感驕傲。

Che Guevara當時遭補殺的資料照片


然而法網恢恢,納粹獵人後來發現巴比行蹤,或說是美國剛好也覺得巴比沒有利用價值了,巴比便遭到緝捕押解回法國接受審判。當時越南裔的「恐怖律師」賈克‧魏傑斯(Jacques Vergès)主動擔任巴比的辯護律師,他直指歷史中,為了國家自身利益,任何人都是共犯,更讓全場在座啞口無言。巴比最後仍被判處無期徒刑、終身監禁,一九九一年九月因癌症死於他曾凌虐過慕藍的里昂監獄。

現階段的歷史正義


每個國家歷史的各階段都有各階段的「正義」,德國二戰期間的反猶太主義悲劇,就是納粹口中的正義。巴比的女兒也強調她父親「並沒有做錯事情」,是個忠黨愛國的人。然而在這個階段的歷史正義上,卻不是如此。甚至可以說,戰敗的從不是現今正義的一方。

當法國終於將巴比送上國際法庭審訊時,巴比辯護律師魏傑斯說「克勞斯‧巴比與在場的所有人一樣,都是強權體制下的犧牲者」,意指二次大戰期間,一些法國人也參與了納粹壓迫猶太人的行動,也點出美國為了所謂的民主在國際社會上的恐怖行徑,更是骯髒,巴比只不過是替罪的羔羊,但也因此解放了該階段正義的憤怒。 

反觀台灣還在轉的「轉型正義」,在這次總統大選後有了新的階段。


台灣歷史正義還藏在國民黨的包袱裡


國民黨因為形象較佳的馬英九獲得大勝,彷彿真的從歷史重生,要帶領台灣「向前(錢)行」;但是國民黨過去的作為,若放在這個階段的歷史檢驗,仍是相當不堪,就連敗選的一方,謝長廷也在辭去民進黨黨主席的宣言上,要求馬英九超脫國民黨的包袱,持續調查出陳文成博士血案、林義雄滅門血案,以及三一九槍擊案等,還原歷史的真相,還給社會正義。


有人說民進黨是因為撇不開歷史的悲情,所以在現階段無法超越人民期待以致落敗。既然馬英九過去反對廢除違反人權與言論自由的刑法第100條,現在也看到他在捍衛他人說話的權力;過去反對總統直選,現在不僅支持民選,還選上了總統。在這次大選期間,
各方還有證據顯示,馬英九過去擔任過秘密學生,連太太周美青也協助他「蒐集情資」,讓許多海外「學子」變成了「遊子」,數十年都無法回台。


馬英九要拋開國民黨包袱,就要先把包袱的東西清乾淨!


然而那些都過去了,那些可以說是「忠黨愛國」的過去,
人民也做出決定,但馬英九若到現在還不願意承認曾經在當時台灣歷史階段上的作為,若不能拋開國民黨過去的歷史包袱,為現階段的台灣歷史尋回正義的話,那就只像克勞斯‧巴比隱姓埋名躲避一切,雖然現在暫時一切都好,但歷史的正義還是會回頭找上門的。

面對歷史,就是王道!


後話補充:

我的藍色煙友果然提出民進黨以歷史作為選舉主軸的不智看法。

但曾經在歷史上擔任壓迫者的人,若認為歷史是過去的、不應該回頭看或承認任何錯誤的話,怎麼不問問那些曾被迫害的人願不願意忘記?

看到澳洲新總理上任後第一件事就是面對過去對原住民的錯誤政策,向全國原住民道歉,開啟了澳洲和解共生的第一步。聽到澳洲原住民說大家都想忘記過去、想要「原諒」這場錯誤,他們終於有了這個機會,但是國民黨願意給大家這個機會嗎?

我會寫這篇不是特別要攻擊馬英九或國民黨,畢竟新政府代表的是新契機,只希望新政府上任後,能夠真正完成「轉型正義」,開啟台灣的新世紀。

我等著看。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