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Modern Hippie's Observations on Life.
關於部落格
Random Thoughts, Delayed News.
  • 2045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又是一個淚流滿面的夜

下次我選書看的時候應該注意一下,
不要在類似「姊姊的守護者」的書之後接著看「東京鐵塔」,
造成我連續幾天睡眠不足,還帶著泡泡眼上班,被搞影展搞瘋到一定要找事玩鬧的同事訕笑。

因為是書的關係就更不好意思辯解,
畢竟我們自己影展的片子都還沒看完,
時間拿來看書,好像真的蠻奢侈的咧。

說實在,在水準看到這本書的時候,
因為書腰圍著一排排密密麻麻讚嘆推薦的字句,
我整個人就懶了,
連看都不看就把書放回去,一點都不想翻。

某天史老公跟我去逛水準的時候,
他拿著這本書跟我講他在澳洲看到有關「alway 幸福的三丁目」報導,
講日本戰後重建的庶民故事,那遙望東京鐵塔、一鼓欣欣向榮的精神,
看他講的很High,史李太太我就把書收著,結帳去。
還是一頁沒翻,擱著先。

因為史老公在台灣陪史李太太的時間不多,
書買著,就放著放到史老公回澳洲打拼去,
然後先k宮部美幸RPG式小說改編的「勇者物語」,跟弟弟笑到一夜好睡。

然而在夜裡相當感性(也很性感)的史李太太,
在弟弟回台中後開始k由每個守護者的獨白接連成一部小說的「姊姊的守護者」,
讀這本書很有看電影的感覺,
連著幾夜就把面紙當史老公陪著睡。

手邊沒書,又開始想史老公了,就把這本書拿來看看,
沒想到這又讓我過著淚流滿面的好幾夜。

一點都不是他講的那樣子的書嘛!

倒是讓我想到我的爸媽、阿嬤,還有史老公跟他爸媽的關係,
還我們兩個未來的家庭關係。
啊,太遠了。

lily franky 的小倉阿嬤跟賣魚養大九個孩子的外婆,
讓我想到現在躺在因為中風而在老人之家靜養的阿嬤,
來到台北工作這麼久,
我除了前幾年,因為全家剛籠罩在經濟風暴中,週末都會常回家互相打氣外,
這幾年都因連週末都要忙工作,所以回家時間越來越少。

爸媽三年多前搬回埔里後,也把阿嬤接到家裡一起住,
偶爾帶阿嬤在大伯或魚池姨婆家兜兜,
逗逗腦筋開始有點不清楚的阿嬤開心。

阿嬤那陣子聽說心情都不是很好,
爸媽常常打來要我跟假裝打電話回家找阿嬤聊天,
然後我就用我最厲害的僅僅幾句日文跟阿嬤對談,
因為老人家有重聽,所以我跟她講話都特別大聲,
在大家忙得要死的辦公室聽起來相當隔世。
她每次都問我什麼時候回家,我都說好忙,
想說她腦筋開始不認得今夕是何夕,偶爾就回她說週末會回家,事實則否。
「阿嬤,你要乖乖吃飯喔!」
「好啦!我每天都嘛吃好幾碗飯!」
聽到老人家笑著回答,看到笑著聽我大聲溜日文的同事們,
我也很開心。

那時我回家都會陪阿嬤去散步,
走一圈「驗實林」,叫阿嬤教我認幾顆埔里常看到的樹,
她有時候還說要我陪她走到魚池老家,
她真的是很有腳力的阿嬤。

記得最後一次陪阿嬤去散步的時候,
我們站在愛蘭橋橫跨的南港溪步道旁,
蚊群繞著水坑轉啊轉的,
「阿嬤,天黑了,我們回家吃晚飯吧!」
阿嬤把我的手牽過去夾在她的腋下,
她拍了拍我的手背,說了讓我這輩子最感驕傲也最覺得愧歉的一句話:

「你是我最乖的孫女,只有你回家會陪我散步。」

我當時覺得又驕傲又開心,因為阿嬤這樣誇獎我,根本就不管她是不是跟弟弟或妹妹講過相同的話。

過沒多久,阿嬤因為在山上跌倒撞到頭去醫院,
爸打電話來說沒事,要我有空放假回家看她就好。
有一晚阿嬤又從床下翻落地,中風了。
之後她就住進現在的仁愛之家,由一群熱情親切的護士們照顧著。

阿嬤剪了相當有幹勁的髮型,灰白的顏色,看起來卻相當有光澤,
我猜是爸媽天天按摩她頭部的關係,
她真的是很漂亮的歐巴桑喔!

爸媽每天都會輪流去看她,
偶爾幫她翻翻身、拍拍背,或者邊按摩她的手腳,邊跟她報告她孫子們的近況。
媽媽說阿嬤狀況好的時候,手會抓得很用力,也會試圖講話,但是好像只有媽媽聽得懂的樣子;
妹妹去看她的時候都會親她,弟弟則是在一旁拍照,放在家族網誌上。
而我就是傻傻地看著她,偶爾無意識地跟著按摩阿媽的背,
一掐,好瘦.....
有時候眼睛就會開始模糊起來...

可是我卻越來越少去看阿嬤了,
每次爸媽要我去看阿嬤時,我都會故意不去看,
不知道是怎麼的,我猜我根本不想真的看到阿嬤是這樣躺在病床上,
我怎麼用很破的日文跟她講笑話,她都不會回應,

我是真的不想看到她真的這樣。

雖然我在心中常常練習面對她若真的過世的反應,
說實在,我連練習都逃避,一開始想的時候,就裝忙不繼續去想。


跟史老公去驗實林散步的時候,都會想到阿嬤對我說的那句話,
這句令我既驕傲卻又愧歉的話......

還是下次回埔里跟她報告影展的八卦笑話好了!
阿嬤,等我喔!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